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平刷不倍投:第19章 身世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權順虞一言不合就請客,在附近找了家做安東大盤燉雞的店。

他虛歲20,已經拿到駕照,開一輛普通的現代車。

三人找位置坐下點菜。

權順虞想點酒,顧誠攔了一下:“開車別喝了?!?/p >

“踐行不喝酒怎么成?車放這里過夜好了江南區就這么大,能遠到哪兒去?”

權順虞都這么說了,顧誠也不好再勸。

女服務員上了三個杯子,每人面前放一個。

“小雅也喝?她還是個孩子呢!”

“只許喝一杯啊。不然晚上媽又要罵我了?!比ㄋ秤萑粑奩涫碌胤愿勞昝妹?,扭頭示意顧誠道,“我了解她的酒量,一杯沒事的?!?/p >

“她才13歲!對身體不好的?!?/p >

“嘿?你小子怎么比我這個做親哥都多事?你不明白她多辛苦??燒夂⒆?,就憋著心里不說。喝點酒宣泄一下,總比用別的方式宣泄好?!?/p >

顧誠很想說點什么反駁,可是想想他逃出s-?前那兩周所見識到的小雅的日常,竟然發現自己無話可說。

萬千感慨,到嘴邊只剩幾個字:“我當然知道?!?/p >

“謝謝?!比ūρ琶譜帕?,對顧誠的關心表示了謝意。

這也算是從惱恨對方被開除的傲嬌中解凍出來了吧。

顧誠善意地笑笑:“不客氣?!?/p >

權寶雅被顧誠的暖男語氣觸動,忍不住惋惜地問:“以后你真不回東夷了?不是說你父母都不在了么。既然在這做生意也能站穩腳跟,留下不好么?”

“這里生意是暫時的,從長計議還是得回華夏啊。何況,我家里還是有點親戚的?!?/p >

權順虞聽了顧誠和妹妹的交談,好奇地追問:“你是孤兒?”

顧誠的雙眸閃過一絲痛苦,他知道這是肉身本尊殘留的。

“是的,孤兒。不過我在華夏還有祖母在堂,還有姑姑、表姐就這幾個親戚了?!?/p >

顧誠一邊說,一邊在心里把肉身本尊的親戚關系梳理了一遍。

那是種很微妙的感受。

來到這個世界一個多月,顧誠一直在東夷,都沒回過國。包括和自己那個表姐,也僅僅是打了幾個跨過長途,沒有見過面。

哪怕他對這些“親人”的感情已經沒有本尊那么強烈了,但這輩子總要讓她們或榮華富貴,或安度晚年才好。

兄妹二人聽說顧誠在華夏還有親人,也不好再勸他留下。

權順虞惋惜道:“你夷語這么好,不像華夏人口音。這么難得的謀生技能,以后用不著了,可惜?!?/p >

顧誠灌幾口燒酒,略帶回憶地呢喃:“小時候,祖母教的。她是北夷人,小時候據說是大戶人家,所以會華、夷、扶桑三國語言?!?/p >

兄妹二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可你祖母怎么會是北夷人?”

“這事說來話就長了?!憊順下凍鲆凰可鑠淶謀?,似乎是想起了往事。

兄妹二人見顧誠神色有異,就沒繼續追問。大家靜靜地喝酒、吃燉雞。

兩瓶燒酒下肚,還是顧誠自己有點憋不住,開始吐露身世。

“既然你們有興趣,我就說說自己的家世都是小時候祖母告訴給我的。

我爺爺和我外公,當年是同窗。扶桑人入侵那年,他們剛上初一,在國立錢江大學附中念書。后來東南淪陷,竺可楨校長就帶領全體師生西遷。

他們在后方念完中學,趕上44年蔣校長號召‘一寸山河一寸血’。他倆一核計,就參軍了,編在31軍204師。

戰爭結束后,本以為可以退伍繼續學業,誰知又趕上打內戰。31軍回鄉駐守,編在湯長官的京滬警被司令部。

內戰最后一年,204師駐滬江。本來學生軍都是黃浦嫡系,內定撤往灣灣。結果4月份的時候,北兵渡江。清島的劉安祺撤慢了、滬江失守又太快。破城的時候,原定給學生軍撤退用的船,都還在海上被清島退兵占著。

部隊只能死守,極少數人弄到了民船的船票撤退。小時候聽長輩說,那時候好慘,很多人拿出全家家當,就為換張船票逃命。

我外公就是那時候遇到我外婆的。我外婆的父親,是204師長龍瀟聲,大難臨頭的時候船票不夠,他只帶著幼子逃去灣灣,妻女都拋棄了。我外公受過長官恩義,就把長官遺棄的孤女?;ち訟呂?,后來娶回家?!?/p >

顧誠說到這里,也有些記不清了。他舀點兒辣椒擱在雞湯里,喝了半碗醒醒酒,才捋順了思路繼續往下說。

“變了天,日子還得過。我爺爺和外公都是低級軍官,于是投降。因為是學生兵,又通水性,被就地收編進三野九兵團,在泗山列島訓練登陸戰50年的時候,上面還準備登陸收復灣灣。

我外公因為秘密娶了長官的女兒,不想和親人自相殘殺,那年就自己作踐身體,弄了場重病,借故退出一線部隊。

我爺爺沒這個心理負擔,就繼續服役。結果訓練了幾個月,趕上夷戰爆發,米軍打到鴨綠江邊,九兵團臨時調去北方參戰……至于那場戰爭,你們的歷史書不比我們記載得少,不用我多說了吧?!?/p >

權順虞聽了,蹭地一下站起來。

他下意識的第一反應是仇恨,隨即又覺得奇幻,最后轉為釋然。

顧誠居然是“敵人”的子孫。

好吧,已經過去兩代人的戰爭,何必呢。

“你干什么!誠哥是好人,坐下?!比ūρ派賂綹綰凸順戲?,連拉帶拽把哥哥扯回座位上。

這就被發好人卡了?

顧誠也不介意,把酒瓶磕桌上,大咧咧掏出一包珍藏的軟中華,并排點了兩根,同時放進嘴里,斜乜著權順虞,吐槽道:

“怎么?這就想和我友???我無所謂?!?/p >

遞煙都沒人陪,大不了自己兩根一起抽。

活人還能給尿憋死。

權順虞晃著一根食指戳了戳顧誠,心中一陣好氣又好笑:“我也就隨便一驚一乍,你小子比我還敏感,居然敢主動提友盡接著說!”

一邊說著,權順虞賭氣地從顧誠的煙盒里搶過一根,點著了。

顧誠笑了。

“喂,你們兩個當我不存在??!不許抽煙!”一直靜靜聽著的權寶雅發作了,叉著腰嘟著嘴教訓起哥哥來。

她是要當歌手的人,為了?;どぷ?,最痛恨人抽煙了。

權順虞尷尬地笑笑,把煙掐了。顧誠猛吸一口之后跟著掐了,繼續往下說。

“我爺爺好多戰友,都是那時候凍死在雪地里的。他自己,也在長津湖被米軍陸戰一師的空爆榴霰彈炸殘了條腿,一輩子都有彈片沒取出來。

53年戰爭結束,我爺爺都二十六七了,連年打仗一直沒成家。在北夷殘了條腿,更是酗酒郁悶。他不忍回國耽誤好人家的女兒,就在北夷找個戰爭孤女相依為命,這才遇到我祖母。后來才知道,我祖母原先也是日據時代的大戶人家?!?/p >

“怪不得你夷語這么標準?!比ㄋ秤莼腥淮笪?,接著追問,“那后來呢?你的家人又是怎么沒的?”

“后面其實就沒啥了。又過十幾年,華夏趕上十年浩劫。我外婆的‘海外關系’被挖出來,說他們在灣灣有親戚,是敵特,就打成‘黑-五-類’。連同那時候還年幼的我舅舅,一起慘死在牛棚里。

我媽當時十五歲,生命力頑強吧,扛過了浩劫。我爺爺等風頭過去了,可憐老同學一家遭此橫禍,偷偷把我媽領回來養。

又過五六年,上面撥亂反正,我爸媽就結婚了??上衣櫳∈焙蚴芴嗾勰?、落下病根,生我又難產,所以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去了?!?/p >

聽了這么凄慘的故事,連權氏兄妹都不禁有些悲傷:怪不得顧誠母系那邊的親戚一個都沒剩。

“真慘,那你父親這邊的親戚,又是怎么……”

“我爺爺殘了腿之后,舊傷一直很痛苦,酗酒特別厲害,60歲不到就中風去了。

我爸一個人養一家子,很辛苦。96年的時候華夏股市形勢不錯。他實在缺錢,就借錢跟著炒一點補貼家用。結果好了沒兩年,98年7月趕上索羅斯弄金融?;?,華夏股市也暴跌。我爸欠了不少錢,只能一邊做本職,一邊找朋友幫忙,兼職開黑車還債。結果連續疲勞駕駛,出車禍去了。

我從小家里窮,上學特別早,想早點工作補貼家用。98年那個夏天,本來都考上錢江大學了,結果飛來橫禍,沒錢讀書。就想自己好歹會兩門外語,不如靠這個本事謀份差事。

正趕上s-?滬江試點招練習生,我聽說東夷人開的工資高,而且不怕查童工,就趕去參選。后面的事情,你們都知道了?!?/p >

權氏兄妹聽得目瞪口呆,沒想到顧誠一個16歲的年輕人,經歷過這么多坎坷。

權順虞開始有點相信,為什么這個比他還小三四歲的少年,會有那么堅韌不拔的心智。

權寶雅更是覺得觸目驚心,世上竟然有人吃過這么多苦。

“你……你剩下的親戚,倒放心你背井離鄉?”

“我祖母愿意的,我姑姑也就不好說啥?!?/p >

權順虞一想也對,顧誠的祖母本來就是東夷族,愿意孫子回她故國看看,也是人之常情。

顧誠開了桌上最后一瓶燒酒,也不再用杯子,就一口悶了。

“如果哪天我發達了,一定要合法地干掉索羅斯,但愿那條猶太老狗別死得太快?!?/p >

然后就睡著了。

權順虞一陣理解不能,只是暗暗搖頭苦笑。

“就憑你?”

雖然每個亞洲人潛意識里都想殺了索羅斯。

(ps:這周上推薦位了,求票求票求票,點擊推薦收藏打賞,重要的事情打滾說三遍。別養了,再養就養死了。讓編-輯大大看到,給咱推薦位是給得物有所值的,這本書才能走得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