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我不介意你又丑又瞎穿书:第46章 假面的告白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時間線回撥一個小時。

回到那場人人都在心靈上戴了一層假面的舞會。

人生贏家顧誠,定海神針一樣迎接一**的祝賀,喝下一杯杯烈酒,神志始終保持清明。

畢竟這場酒會和半年多前拜碼頭大不相同。當初顧誠初來乍到,需要結識曼哈頓的各路投資客,客人大多是白人。而今天有大量的東亞客人,酒會也就偏向東方格調一些。敬酒文化的烈度,自然不可相提并論。

自從酒會過半,他看到孫正意跟權順虞聊上之后,整個人就有點分心了。

他知道孫正意現在還沒生出什么非分之想,但以孫正意的謹慎脾性,肯定很希望徹底摸清每個大股東的脾性、投票決策時的傾向、本身的立場是否堅定。

或許,這可以是一次潛移默化勾搭的開始。顧誠此前讓權順虞不要在不必要的公司活動場合多露臉,也不要給孫正意任何私下請吃飯約人的機會,為的就是在上市成功之前,人為制造雙方溝通機會的稀缺性。

顧誠的走神,自然也有身邊的人看在眼里。

“你很關心權公子和孫先生在聊些什么?”就在顧誠準備踅過去的時候,一個美貌御姐優雅地擋在顧誠面前,正是李瑩。

顧誠想都沒想,直截了當否認:“沒有,權哥是我遠房表哥,不怎么懂生意,我怕他出丑?!?/p >

“原來是這樣,”李瑩也是隨口一問,并不深究。這些事情她本來就不關心,她只是想借故跟顧誠親近一下而已。她端著酒杯,湊到顧誠脖子邊上,低聲說,“你跟伊萬卡小姐,還有三星的李小姐,都是演戲的吧。別否認,你根本就不愿意跟伊萬卡她們上床,這恩愛秀得太硬了?!?/p >

顧誠神色一緊,瞬間恢復正常:“你說你沒談過戀愛,怎么好像自以為很懂的樣子?!?/p >

“能者皆能,誰讓我聰明呢?!崩鈑ń景戀匚⑿α艘幌?,將自己的房卡備份塞在顧誠手中,“你今天喝得差不多了,我在房間里等你,有些話跟你聊,你差不多就下去吧,這里不方便?!?/p >

說著,李瑩優雅地下樓。顧誠做賊一樣左顧右盼耗了五分鐘,然后找到潘潔穎,先跟她打了個招唿:“李姐說有話跟我說,我先下去了,別聲張,不會有事的?!?/p >

“那你去吧,這兒我幫你盯著?!迸私嚶焙芊判暮艽蠖鵲匕銼淼艿Я說б路?,示意他自便。

顧誠下樓,進了李瑩的房間。

屋里的李瑩,已經脫掉了外套,穿著緊身的棉質衣服和黑絲。顧誠進門的時候,李瑩正在原地打轉,看上去有些不正常。

但空氣中那股奇異獨特的味道很濃郁,所以顧誠知道,這是妹子在吸收香水。

他看表姐也做過這種事情,噴香水的時候,先噴到面前的空氣中,噴得很均勻,很大一片空間。然后人走進去,慢慢地轉身,舞動,讓身體均勻吸收香水的味道。

這種噴法很浪費香水,需要三五倍的量,才能達到直接往身上噴的效果。但有錢的妹子是不在乎的。

“你到底想說啥?!憊順獻叩繳撤⑶白?,把勒得有點難受的領帶扯松一些,直接從頭上取下來,然后給自己倒了一杯溫水。

李瑩往顧誠身邊一坐,大大方方地說:“我不知道你是想秀恩愛給誰看,但女人的直覺告訴我,你最近跟伊萬卡也好,跟三星李小姐也好,就是在假鳳虛凰地秀恩愛,而且效果很不好?!?/p >

顧誠沒有回答,只顧自己喝水,表情看上去很無所謂,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組織措辭。

李瑩也不強求顧誠回答,一個人繼續往下推理:“按說,如果你真是單身,就算上了一個女生,談個一年半載甩了,以你的身價,那都不叫個事兒也就三星李小姐可能甩起來有些麻煩,會給你的生意招來報復。

所以我覺得,你跟我說你已經有女人了,而且你現在很愛她,這些話應該都是真的,只是,你和那個女生的戀情,一定是沒法公開的,而你又需要找妹子秀恩愛實現某種目的,才做得如今這樣不倫不類?!?/p >

顧誠雖然還是一言不發聽完了這些,但他的臉色已經有所變化。他嘆了口氣:“女生太聰明,有時候不是好事?!?/p >

李瑩一直故作輕松實則繃著的心情,升騰起一股猜對了的小確幸:“看來我猜對了,如此說來,那個女人就是潘總了這世上,能夠讓你走心,又不能向世人公開戀情的女人,只有這一種可能?!?/p >

“你沒有證據?!?/p >

李瑩微微一笑:“我要什么證據?我自己知道就行了,又不會出賣你,也不需要對別人證明什么我是來幫你的?!?/p >

顧誠也覺得話說到這一步,還是別太裝腔作勢地好,他半虛心地求教:“那你覺得,我演得不像?很容易被人看穿?”

“還好了,男人估計是看不太穿的。女人么,如果是被甜言蜜語,只有旁觀的人,又夠聰明,又有足夠的第一手接觸的資料,肯花心思分析你,才能看得出來?!?/p >

李瑩說這話的時候,就差沒有指著自己鼻子說:估計眼下識破你把戲的,只有本姑娘我了。

然后就是尷尬的冷場。

“按說猜對了我該高興的,不過這個結果還真是高興不起來?!繃靖瞇朔艿睦鈑?,心情也很快恢復到了一團亂麻的復雜狀態,有些長吁短嘆,

“我原先以為,以你的履,從小跟表姐相依為命長大,這樣的男人,將來戀愛的時候就該是個姐控,找個和潘總氣質比較相近的女生。我自問也算高貴冷艷女王相、中分長直御姐范,年紀也跟潘總相仿,如果只是給你做情人,應該有十成十的把握。把你釣到手做你女朋友,也不是完全沒希望。沒想到,最后居然敗在潘總本人手上,罷了?!?/p >

說完之后的李瑩,神色說不出的委頓落寞,軟軟地頹然靠在顧誠身上。

然而,顧誠對這種自說自話的分析,當頭潑了一盆冷水:“你錯了,我不是姐控,那只是一個趁虛而入的意外而已。鬧得我現在很難再把戲演下去。我其實是喜歡找一個年輕的小姑娘,我主動一點,我不喜歡被姐姐型的女生呵護?!?/p >

“是么?從心理學的角度來說,這很難解釋?!崩鈑ㄍ耆揮邢嘈諾囊饉?,也懶得起身。她是女學霸,博覽群書什么都有涉獵,主見非常強。

顧誠也不再解釋。

這確實說不通,因為如果他沒有被魂穿附體,光憑這具肉身本尊的脾性,最后肯定會發展成一個姐控和姐寶男的。

靈魂的轉變,完全是穿越帶來的。而那是一個永遠不能對任何人說的秘密。

“算了,盡信書則不如無書,咱不聊那個?!崩鈑ㄒ裁恢竿壓順險餉錘叢擁娜誦云飾齦刪?,索性單刀直入換了個話題,

“我不知道你究竟想演給誰看,也不知道你為什么要演。但我知道,你想騙過的對象,今天肯定也在場,對吧伊萬卡也好,李小姐也好,只會在這類場合出現,你要騙過的人,肯定也是這個圈子里的。

以你的脾氣,原本多半是打算逢場作戲玩弄一下伊萬卡的。但現在潘總打亂了你的計劃,你不忍心對不起潘總,所以釣伊萬卡時釣得不倫不類的,一點都不果斷我可以幫你?!?/p >

說到這兒,李瑩總算是圖窮匕見了。她大大方方地一伸手,修長的身段如同游魚,把棉質罩衫脫了,語氣中透出一股勾引偶像的激動和魅惑:“在我這兒,你不用怕穿幫,你想演到哪一步,只要你自己收得住手,我都不反對?!?/p >

顧誠有些緊張,咕嘟咽了一口口水,渾身燥熱。他知道李瑩是對他有意思的,現在肯定不會出賣他,只要他別羞辱得過分,連好朋友都做不成。

他的大腦飛速運轉,立刻找到了一條冷卻的托詞。

“我會考慮的,不過現在請你把衣服穿好這兒就你我兩個,演給誰看呢?!?/p >

“這幾層酒店很**,我下來的時候看過了,走廊里沒有監控攝像頭。不過我進門之前,搬凳子在走廊的天花板角落里,用口香糖粘了一個針孔攝像頭,藍牙無線的,用電池,續航還行,隨開隨用”

2004年的無線設備連接協議還是比較原始的,wifi標準還在制定中,目前的無線局域網叫wlan。但是想把個別設備和電腦直連,還是藍牙協議比較方便,唯一的麻煩是信號的有效發射距離很短,連30米都不到。

李瑩說這話的時候,起身打開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屏幕上一個窗口,上面正是門外空蕩蕩的走廊。原來她在顧誠進門之前,已經連好了監控,哪怕房門鎖死了,外面的一切也盡在眼底。

顧誠還在思索為什么李瑩會隨身帶這種東西?難道能早有預謀到這種程度?不可能吧?還是為了平時商務談判防身/抓把柄的需要,一直有這種習慣?

不管是哪種可能性,這個女人都太可怕了,心思縝密到讓男人不愿意和她做朋友。

李瑩卻不知道顧誠腦中在失神震驚些什么,只當他是不好意思。她便大膽地繼續一邊擺弄一邊呢喃低語:

“我平時用的香水,也是很小眾,很特色的。聞到過的人,至少三五天忘不了這個味道,一聞到就知道是我。你只要在身上若隱若現的部位印上一些我的唇印,在擦洗做舊一下,再沾染點兒香水味……不是很完美么?等到你想等的客人下來了,你就從我這兒離開,咱兩不相欠,以后你想怎么演,我都配合你。我對你的忠心,絕對比伊萬卡和三星李小姐可靠得多,難道不好么?”

李瑩說罷,趁著顧誠失神擔憂的當口,狠狠吻了上去。她勇敢地伸出香舌,**地舞弄,卻沒法撬開顧誠的牙齒,實在是美中不足。

“你……你別這樣,我……”顧誠推開李瑩,兩個人滾倒在沙發上,頭發散亂,顧誠大口喘著粗氣,擔憂地嘆息,“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做的局太幼稚了。連你都能識破,怎么可能瞞得過孫正意那頭老狐貍?!?/p >

那一刻,顧誠心中是真的有點“萬念俱灰”,似乎把傳奇娛樂這家專做低端打怪升級無內涵網游的公司拋給孫正意接盤的大計,也產生了動搖。

自己是不是太幼稚了?

“原來你是想騙過孫總?”李瑩也被震驚了,心說這兩件事之間有關系么?孫正意又不是基佬!更何況忘年基!你特么假裝自己移情別戀眼給誰看呢?

那一瞬間,不明真相的李瑩,腦中竟然升起了一個奇葩的念頭:長得倒是很帥,可惜是個變態。

看著李瑩下意識往回奪、用看變態的驚恐眼神看著他,顧誠心中那叫一個郁悶。

他心說反正這事兒也沒啥指望了,李瑩也已經看穿到這一步了,何必再扭扭捏捏瞞著她呢。

索性賭一把,如果李瑩確實死忠于他,多少利益都拉不走,那讓她知道全部真相也沒啥。

如果李瑩都騙不過,她也要出賣自己,那就放棄這個計劃吧,這么一個妹子都搞不定,還談什么大騙局?

“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我只是……覺得傳奇娛樂的烈火烹油,最多兩三年就會滑坡的,我希望把公司在最高價位的時候甩鍋給扶桑人接盤……”

顧誠理了一下思緒,把自己原先的一部分計劃簡明扼要跟李瑩說了一遍。李瑩這才知道原來顧誠是希望營造“在他找權順虞代持之前、他跟權寶雅是青梅竹馬很有可能談婚論嫁聯姻、但是后來他找到了更好的籠絡聯姻對象,也產生了情變、對權寶雅始亂終棄了。所以權家幫顧誠代持股的傀儡才會生出‘變節’之心?!?/p >

這事兒此前只有顧誠、潘潔穎和權順虞三個人知道。

如今李瑩算是第四個。

至于顧誠為什么判斷“傳奇娛樂好景不長、為什么網游公司的用戶群黏性忠誠度不足”,這里面就涉及到很多穿越者才有的見識,李瑩聽不懂,顧誠也沒法說,便鐵口直斷帶過了。

聽完這番話,目瞪口呆的李瑩足足消化了五分鐘,隨后終于如釋重負地展顏一笑。

“那你更該找我演戲了我是你在完成股權代持后才新認識的,而且我對yy網的價值,是你最近才發現的,你覺得我有利用價值而籠絡我,這才像是‘臨時起意’而非‘蓄謀已久’,不是么?”(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