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吉林福彩登录:第70章 亂拳打死老師傅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王青明在顧誠辦公室里接受了足足兩個小時的耳提面命,把顧誠交代的要點統統領會貫通,然后才去執行。

然而王青明并不知道,他也只是顧誠這盤很大的棋里的一顆棋子而已。

兩天之后,“搶車位”和“好友買賣”這兩個頁游在人人網重磅推出,隨后“人人農場”的項目也被高調公布,根據人人網方面提供的公關稿,這個頁游會在8月20號準時上線。

這一系列舉措,自然讓資本市場對yy網絡科技的評估又提升了一些。幸虧yy網絡科技是一家非上市公司,沒有股價可以漲。

但是有人可以漲。

“人人農場”上線計劃公布當天,顧誠把他名下另一家公司傳奇娛樂的項目負責人朱俊喊到了自己的辦公室,然后交代了他一個環環相扣的新任務。

“去,把‘傳奇’和‘奇?!蠢匆秤位穆廢咄脊家幌?,包括研發計劃、運營計劃。我不要求你馬上拿出東西來給玩家玩,只要能給投資界人士演示就行了?!?/p >

……

幾天時間倏忽而過,顧誠交代朱軍辦的事情,很快就辦妥了。

八月流火,爍日炎炎。

如果用一句話概括如今孫正意內心的焦躁,那就是“老子有一句p不知當講不當講”。

“八嘎!傳奇的頁游化進程,居然在這個節骨眼兒上取得了突破?這背后到底有沒有陰謀!你說,你看過傳奇娛樂的研發部開支和項目進度表、porting表了么,難道一點問題都沒有?”

2.如果不慎踩到了,可以等早上6點以后重新打開章節。目前的某點a-pp功能已經升級,會自動提醒讀者某個章節已經被作者修改過了,應該。如果遇到極個別情況章節卡住實在沒辦法自動修復,可以選擇將章節刪除后重新下載。已經訂閱過的用戶刪除后重下并不會導致二次付費。

3.為了防盜,其實作者也是很辛苦的,不得不冬天都做到五點半起床。大家可以試試每年365天不避寒暑,比正常人早起床兩小時是啥滋味兒。以邏輯思維的羅胖子的調性,每天早上6點半發個60秒的語音,堅持數年都要自我吹噓了。而實際上那只是內容創業者食物鏈最頂層的存在,他已經活得爽得飛邊兒了。

4.我也想更好,更專心的碼字,比如幻想著進入精品頻道后可以全職靠寫字養活自己,可以靜下來為書友們創作穩定日更萬字的佳作。但生活必須繼續,如果還是上一本書的成績,光靠書的收入連自己老婆都養不活,肯定是沒辦法全職,肯定是沒辦法穩定為讀者們帶來日更萬字的。

孫正意聽了堂侄的話,眉毛擰得更緊了,大腦飛速運轉,卻找不出破綻來。

一周前,人人網發布了“搶車位”和“好友買賣”這兩個游戲,也算是開創了華夏互聯網市場“網頁游戲”這個領域的先河。

掛斷權順虞的電話之后,顧誠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準備把他的備用方案拿出來。

當某個公司的大股東,知道過一段時間后有人想買你的股份、而且你本人也愿意賣時,第一件應該做的事情是什么?

當然是制造利好消息,哄抬股價!

顧誠立刻撥了個電話,把yy網絡科技的cto王青明喊到自己的辦公室。

yy網絡科技方面,如今也和騰云公司一樣,建立有自己的游戲事業部。

只不過因為顧誠這邊有傳奇娛樂這個主打游戲產業的巨頭存在,所以yy網絡科技的游戲事業部目前發展比較低調。主要靠王青明親自主抓的小游戲部門,和未來專做大型網游的祖龍工作室團隊兩塊構成。

祖龍工作室團隊的《誅仙》要年底才能上線,目前yy游戲事業部拿得出手的產品只有一個yy游戲大廳,里面是各類棋牌游戲,加上兩款名叫泡泡堂、連連看的q版多人小游戲。

2.如果不慎踩到了,可以等早上6點以后重新打開章節。目前的某點a-pp功能已經升級,會自動提醒讀者某個章節已經被作者修改過了,應該。如果遇到極個別情況章節卡住實在沒辦法自動修復,可以選擇將章節刪除后重新下載。已經訂閱過的用戶刪除后重下并不會導致二次付費。

3.為了防盜,其實作者也是很辛苦的,不得不冬天都做到五點半起床。大家可以試試每年365天不避寒暑,比正常人早起床兩小時是啥滋味兒。以邏輯思維的羅胖子的調性,每天早上6點半發個60秒的語音,堅持數年都要自我吹噓了。而實際上那只是內容創業者食物鏈最頂層的存在,他已經活得爽得飛邊兒了。

4.我也想更好,更專心的碼字,比如幻想著進入精品頻道后可以全職靠寫字養活自己,可以靜下來為書友們創作穩定日更萬字的佳作。但生活必須繼續,如果還是上一本書的成績,光靠書的收入連自己老婆都養不活,肯定是沒辦法全職,肯定是沒辦法穩定為讀者們帶來日更萬字的。

杭州的物價實在是逼死人。其實我的物欲并不算高,我也沒指望寫書寫成富人。如果我現在還沒結婚,或許我會考慮找個廣西海邊物價低的小城市,欽-州、北-海、防城-港啥的,一個人弄個小房子面朝大海隱居寫書。

賣可憐的話我就不多說了,某點上的寫手們混華夏比慘王經驗肯定比我豐富,而且我自問確實不算最慘的。

……

有些觀點上一本書的讀者們可能知道,所以我也不打算寫在正常章節里了。寫在這兒有多少人看見就多少人看見吧。大家都是正版用戶,都看不見這段話讓我白寫那就更好。如果是沒看過我上一本書的,那么后面這一千字的觀點可以瞅兩眼

我曾經舉過物聯網之父凱文阿什頓在迪奧化妝品公司做市場調研的例子:90年代初,迪奧公司在歐洲各國的子公司當中,以英國子公司的各項銷量增幅最快,后來經過調查,是因為英國子公司對市場調研工作最重視、也對市場反饋信息響應最快速。所以市場上需要啥他們就生產啥、賣啥,銷量節節攀升。

但是在迪奧英國的各項產品都節節攀升的時候,唯有口紅生產部門衰退嚴重,越是迎合市場越是銷量下滑。最后凱文阿什頓做了深度跟蹤之后,才發現了問題的癥結:

口紅是一種品類特別細分的產品,正如很多用戶買口紅需要對著一張至少五十色的比色卡慢慢對比,而沒法快速用一兩個字的型號描述出來。

然后當時根據正常一周一次的市場調研認為:洋紅色a是一種比較暢銷的顏色。而鮮紅色b和粉紅色c則不暢銷。于是迪奧英國最初的做法是把鮮紅色b和粉紅色c進行減產、對洋紅色a進行增產,而洋紅色a確實每次都可以賣完,但久而久之所有顏色口紅的總銷量卻在下降。

而事情的真相是:絕大多數女性消費者其實并不喜歡洋紅色a,那只是一種她們在買不到最喜愛顏色,比如或許貴婦聚居的社區里鮮紅色b會快速脫銷,然后買不到鮮紅色b的白領女性就開始妥協地買洋紅色a。在學生-妹少女聚居的社區,或許情況是粉紅色c快速脫銷,然后買不到粉紅色c的女學生們就開始妥協地買洋紅色a。

事實上如果我們把一個產品的客戶滿意度用10分制打分,10分代表客戶滿意度完美,而8分代表客戶滿意度勉強夠支持客戶掏錢購買的行為。那么洋紅色a就是一種“在所有用戶那里都只有勉強湊合8分”的存在。它的“兼容性”最好,多生產這種顏色短期而言不容易導致產品滯銷,但長期而言會讓消費者對迪奧的品牌產生厭惡,因為沒有多少女性愿意總是買不到自己最心愛的顏色、每次都不得不湊合。

而這一點價值理論,其實在未來的商業文學領域也可以起效。

5.如果您看到了這段文字,說明您看的是盜-版?;蛘咭燦鋅贍蓯悄鶇蔡?,不慎被誤傷了。如果是誤傷,本書作者表示非常抱歉。一般在早上6點以后閱讀這些章節,都是可以確保正常的。

6.如果不慎踩到了,可以等早上6點以后重新打開章節。目前的某點a-pp功能已經升級,會自動提醒讀者某個章節已經被作者修改過了,應該。如果遇到極個別情況章節卡住實在沒辦法自動修復,可以選擇將章節刪除后重新下載。已經訂閱過的用戶刪除后重下并不會導致二次付費。

7.為了防盜,其實作者也是很辛苦的,不得不冬天都做到五點半起床。大家可以試試每年365天不避寒暑,比正常人早起床兩小時是啥滋味兒。以邏輯思維的羅胖子的調性,每天早上6點半發個60秒的語音,堅持數年都要自我吹噓了。而實際上那只是內容創業者食物鏈最頂層的存在,他已經活得爽得飛邊兒了。

8.我也想更好,更專心的碼字,比如幻想著進入精品頻道后可以全職靠寫字養活自己,可以靜下來為書友們創作穩定日更萬字的佳作。但生活必須繼續,如果還是上一本書的成績,光靠書的收入連自己老婆都養不活,肯定是沒辦法全職,肯定是沒辦法穩定為讀者們帶來日更萬字的。

……

眾所周知,曾經有位某點非常有名的編大舉過這么一個例子來教導過廣大寫手:

這是一個史文里的例子,說大家在寫除了日本戰國穿越小說之外的時候,最好不要在書里面描寫兵法時提到“風林火山”、“疾如風、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動如山”這些詞或者概念。

雖然這個概念是孫子兵法里提出的,但因為廣大小白讀者不讀嚴肅的書,而他們又恰恰容易玩過暗榮公司的“信長野望”或者“太閣立志傳”,然后武斷地認為

或許作者可以解釋,可以打醒那些純白,但是用戶的內心會不開心,因為他們發現自己錯了,然后還是有可能棄文。因此作者們都知道最大的大忌就是和讀者辯解,哪怕你教給他的東西是對的,他們也不愿意看到。

而大家或許不知道,現在的人工智能技術和站顯示技術的結合,其實已經可以實現在文字里面加密了。比如某些網站就用這招防盜,在一個章節上傳后自動加塞數十處、每處數十種可能性的、不影響閱讀體驗和語義的小修飾,作為文字密碼。其防盜原理是做到至少每一個用戶讀到的文字章節都不完全一樣,如此一來一旦在網上看到盜的內容后,就可以根據圖片的文字秘鑰組合鎖定盜版源賬戶,從而把源賬戶鎖定封號,增加盜的成本。

但在我看來,這項科技實在是大材小用了。

如果未來,用戶偏好和用戶習慣的大數據能夠采集得更精準。網站完全是可以預測到一個用戶究竟是小白還是高知。

比如可以從用戶的行為習慣中分析出這個用戶看到“風林火山”這些詞之后,究竟會識貨地知道這是孫子兵法里的,還是小白地認為這是武田信玄發明的。如果是前者,那么就讓他看到“風林火山”這個原作者的原文好了。如果是后者,為了防止他的情緒出現不適,就用軟件自動把這些在這些用戶眼里有可能不舒服不和諧的詞匯和諧掉。讓他永遠小白下去,永遠只看到自己想看到的答案。

就像張義鳴在今日某條上做的那樣。雖然這會導致世界的進一步割裂,認知的進一步割裂,但是很多人確實是啥都聽不進去的,被寵壞了,那就讓他們一直這樣爽下去吧。而一旦那種科技實現了,作者也沒必要每天審核自己的文字是否足夠兼容,以至于變成“洋紅色a”,在誰心里也完美不了。

我是一個相信未來科技拯救世界的人,所以我就不準備去學習那些如何把自己妥協為避免“風林火山型坑”的寫手了,一個有想法的人,不該為一項兩三年內就會被淘汰的技能花時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