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七星彩生日幸运选号:第39章 有棗沒棗打一桿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那一夜,顧誠與權寶雅分開之后,和表姐兩人一直走回酒店。

次日,他親自當導游,帶著表姐在漢城痛痛快快玩了一天,直到傍晚。

然后,顧誠打發表姐回酒店歇著,他自己準點趕到江南區s-?司門口那家costa咖啡館,要了個包間。

作為男人,他有義務?;ぷ約旱慕忝?,不讓她們出現在自己的潛在“敵人”面前。

6點剛過,韓更父子倆準時來了。

見面的時候,韓更還不知道顧誠找他的目的,眼神中充滿著怨毒。

他掏了60萬,其中三分之二是問七八姑八大姨之類的親戚借的當時他自己家只拿得出20萬現錢。

這筆錢,他爸是用來賭他一生的前途的。現在卻被告知hot替補計劃泡湯了,“東夷神起”也因為互聯網泡沫被無限期延滯。

所以,這些日子,韓更在鄭允浩面前,在其他通過選拔的練習生隊友面前,沒少各種吐槽攻擊顧誠。

也虧得他還知道輕重,始終沒把幕后交易這件最關鍵的事情說出來如果幕后交易的事情泄密,韓更自己也會徹底、永遠地失寵于公司。所以在沒有真正絕望之前,他是不能吐露的。

顧誠今天要做的,就是在韓更徹底絕望之前,把這個漏重新堵上。

“坐,喝茶吧?!憊順系愕氖嗆觳?,當著韓家父子的面,斟了兩杯熱茶。

韓家父子冷眼看著,并不動手。

顧誠若無其事地拿起杯子,抿了一口:“公司里最近發生的事情,我都聽說了。對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畢竟當初咱交易的時候沒想到過這種突發可能性?!?/p >

“少給我假惺惺!現在你高興了!”韓更年少氣盛,早就忍不住了,此刻見顧誠還是慢條斯理地性子,破口大罵起來。

還是韓父老成,拉住了兒子。

“年輕人,稍安勿躁,能聽我說完么?”顧誠一邊說,用咖啡館提供的白餐巾擋著臉,不讓韓更沒素質地把口水濺過來。

等氣場徹底壓住了,他才繼續往下講。

“當初你從我的退出中得了好處,我拿你60萬,天經地義。現在因為第三方的意外不可抗力,導致你在合作中本應得到的機會滅失了。按說這不關我事的,生意總有風險。

但誰讓我厚道呢,我今天本著人道的考慮,愿意把你的本金還給你就算是hot計劃流產的風險,我主動扛下了?!?/p >

顧誠說到這里的時候,韓更終于顫抖起來,整個人像是得了帕金森。

顧誠從腳邊拿過一個箱子,開鎖,推到桌子對面。

“這里是65萬,你們最好驗一驗我很大方,才借了你半年,就給了你8個點的利息,不少了?!?/p >

韓更腿一軟,跪坐在地上。

“誠……誠哥,我,是我誤會您了。我豬油蒙了心,您大人不記小人過……”

顧誠隨意地擺擺手,就像是驅散眼前的香煙:“行了,少廢話。我有本事半年之內把60萬變成200萬,自然有本事做更多大事之前那些事情,知道怎么把嘴管嚴實了不?”

200萬這個數字,當然是顧誠隨口瞎編的。他怕說600萬嚇尿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

“知道知道,要是再敢提關于您一個字,我韓更撲街一輩子!”韓更小雞啄米一樣答應著。

顧誠也不為己甚:“行,那你倒是說說,拿到這些錢之后,第一件事準備做什么?”

“第一件事準備做什么?”韓更愣了愣,回答不出來。

還是他父親反應比較快,敲了兒子一個暴栗,訓斥道:“當然是先回去把親戚家借的錢都還了,然后把上次借錢的理由重新圓謊都圓好了!”

上道。

顧誠覺得沒什么問題了,看了看表,起身。

“那就這樣,散了吧。我還要趕夜班的飛機,不陪你們吃飯了?!?/p >

“誠哥您慢走?!?/p >

……

搞定韓更后,顧誠略疲憊地回到酒店。

潘潔穎一見他就迎上來問情況:“搞定了么?”

“放心,已經擺平了?!憊順弦槐呦戳騁槐咚?。

“那就好?!迸私嚶彼閃絲諂?,暗暗為弟弟高興。

顧誠卻一點都沒覺得輕松,概括了一下如今的嚴峻局面:“這筆錢付完,我們手頭就只剩30萬了?!?/p >

潘潔穎強顏樂觀地安慰:“不是還有外婆說的那筆留在開城的遺物么?能夠順利取出來的話,不拘多少,總歸能貼補一點。就算不值錢,大不了回國之后拿游戲版權抵押貸款?!?/p >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今天已經晚了,明天我找權哥確認一下最新情況吧。要是這陣子能夠去開城,那就最好了?!?/p >

當夜無話,第二天一大早,估摸著權順虞該起了,顧誠就一個電話打了過去。

“權哥,上回托你打聽的事兒怎么樣了?對,就是混進開城開發區考察團的事兒。我最近就在漢城,隨時方便?!?/p >

電話另一頭的權順虞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想了想才說:“你稍等,我已經托好人了,幫你問問最近的團是啥時候?!?/p >

說罷,權順虞掛了電話,半個小時之后又給顧誠打了回來。

顧誠略微有些急切:“打聽好了?”

權順虞肯定地說:“算你運氣好,明天就有個團。不過我聽小雅說,你這幾天帶著個女人一起?那考察團我只弄了一個名額,塞不進倆人的?!?/p >

顧誠鄙夷了一句:“別污了,我這幾天跟我姐在一起而已。一個人就一個人,明天一早哪兒等你?”

“好說,到時候你來我公司集合好了,9點的車?!?/p >

顧誠掛斷電話,一旁的潘潔穎基本上也都聽清了。

她很懂事兒地說:“既然只有一個名額,我就不去了。明天我先回國吧,這樣等你錢到手,我也能第一時間在國內幫你把游戲公司注起來?!?/p >

顧誠原本還想解釋些什么,見姐姐這么知書達理,他也懶得費口水了。

“行,咱就不說客套話了,國內都靠你了?!?/p >

潘潔穎當天就訂了機票,先飛回錢塘。

顧誠一個人留在漢城又住了一宿,第二天趕早去權順虞公司。

權順虞帶著他認識了幾個投資考察的朋友,順利混到了一個身份。然后跟著東夷政府的一輛考察團大巴從漢城出發,直奔開城。

漢城距離邊境只有80公里而已,高速公路一個小時就到了。

入境的時候,顧誠看到好多穿綠軍裝的家伙遠遠監視。

南方投資考察團的大巴車前后,還有軍車開路/尾行。免得他們見到不和諧的市民,或者被市民見到這些不和諧的外國人。

顧誠看著這架勢有點急,壓低聲音問:“權哥?難道全程都不能自由行動的嗎?”

權順虞示意他不必擔心:“只是通過邊境軍事禁區比較嚴,到了開發區可以自由活動?!?/p >

顧誠懸著的心這才算放了下去。

大巴開到了開發區核心地帶,一幢剛剛蓋好沒多久的簡陋酒店,就是考察團下榻的地方。

顧誠拿夷幣換了點北夷幣用于當地消費,結果發現官方換匯渠道的牌價,是黑市的17倍和華夏當年的外匯券概念差不多。

當初80年代,人民幣對米元的官方牌價一度低到1塊8外匯券換1米元;但黑市上要8塊多普通錢才能換1米元。所以行政名義上等價的普通錢和外匯券,實際價值相差4倍多。

而如今在開城,17塊普通北夷錢,才相當于1塊錢北夷外匯錢。更糟心的是,北夷對這兩類錢的差異都沒做防偽,只是通過限制外國人的換匯渠道來抬價。

“算了,反正也沒住幾天,花不了什么錢?!憊順喜幌刖瀾嵴廡┬∈?,捏著鼻子換了錢。

而且他很快發現:只要有雙軌制的地方,就會有當權者利用這種制度。

在先軍的北夷,最有特權的當然就是軍官了。

當天吃晚飯的時候,顧誠和權順虞一桌。

隔壁還有一個名叫金健男的少校軍官,在假裝看風景。

實際上鬼都知道他是監視這一行人的。

顧誠桌上,擺得七碗八碟,包括烤鴨、五花肉、人參燉雞、壽喜鍋……

金健男桌上,只有一小碟豬血米腸,一大碗泡菜。

米腸在北夷可是好東西糯米很珍貴,只能作為奢侈配菜用,不能當主食敞開了吃。金健男的主食,是橡子面做的糙團子。

更何況,為了國格和尊嚴,今天這盤米腸還特地加了更珍稀的豬血。

平時在沒有友邦人士的場合,都是用醬油替代豬血的。

顧誠觀察過這個軍官,雖然不是開發區里的高級實權派,卻也能在一畝三分地里說了算。反正,如今這人就是負責監視某些考察者的。

看來,要想更自由地行動,還得在這家伙身上想辦法了。

顧誠如此琢磨著,很快計上心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