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重庆时时彩新规律公式:第11章 五毛錢特效該怪誰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我沒聽錯吧?難道顧誠認為目前華夏的電影行業沒有信用不成?權小姐,需要把這句話剪掉嗎?”陳擼魚訪談了半個上午,終于精神抖擻起來了,那是一種揪住對方勁爆語誤時的職業興奮。

可惜,權寶雅非常自信:“你沒聽錯,我學漢語已經七年了,我知道我在說什么?!?/p >

陳擼魚的眼神中閃過一絲不甘,但更多卻是“賭注又加碼了”的激動,她得意地笑著,語氣溫和地問:“好,那我一定要恭聆高論?!?/p >

權寶雅淡定地娓娓道來:“常年以來,我知道華夏電影圈有比較嚴重的特效問題,讓觀眾非常失望,經年累月,人們都戲稱國產電影是‘五毛錢特效’,然后一看好萊塢大片,就會說‘看看這些十幾年前/二十幾年前的米國大片,讓國產電影拍,現在都拍不出這’這些當然是氣話,其實近年來電影特效技術的發展非常迅猛,華夏最多只落后米國5年。

但是,這種問題其實不光華夏有,在我的祖國東夷也有,但是沒那么嚴重。扶桑也差不多,不過只局限于真人電影,扶桑人對動畫片的要求還是很高的。

在籌備《不能說的秘密》時,誠哥多次和我討論過這個問題,說為什么亞洲電影拍不出好萊塢式的頂級特效當然他只是純粹就事論事,并不是認為堆砌優質特效的電影就一定是好電影、或者藝術價值較高?!?/p >

說到這里時,權寶雅不得不解釋了一句,提前堵住漏洞。免得又被帶節奏、引到“顧誠是不是覺得特效好的電影藝術價值也高”的岔路上去。

陳擼魚果然嘴唇微微扇動了幾下,本來是準備發難的。見權寶雅修辭那么四平八穩,無處下手,她才故作點頭沉思、繼續閉嘴靜聽。

權寶雅繼續說:“如果說是因為錢的問題,曾經的華夏電影公司資金實力不夠雄厚,用不起好特效,這似乎是一個解釋。但近年來華夏的國力和經濟增長非常迅猛,頭部的頂級電影公司完全應該拍得起國際一線特效大片才對。

但是我們此前看到的最好的場面成就,也僅限于在布景和建模上砸錢的《赤壁》,和好萊塢依然有差距。

我們不禁要問:工業光魔和d2的大門始終敞開著。只要有錢,華夏的電影公司也能去買他們的最頂級后期制作,為什么就沒人買呢?”

權寶雅說到這里時,陳擼魚已然被繞了進去。見對方破題如此宏大,她都忘了自己是來找茬炒作的了,情不自禁地就捧哏著問:“對啊,為什么呢?”

五毛錢特效盛行,這個鍋究竟該誰背?是讓做特效的人本身來背么?

“這里面最大的問題,就在于華夏電影行業的套現制度,和常年以來形成的信用體制。眾所周知,好萊塢電影制作方和發行方都是形成巨大品牌效應的。一部電影,是不是華納或者20世紀??慫?、索尼發行,幾乎就注定了觀眾對它們的投資規模認知。

所以即使他們的大片票價賣得比普通無特效劇情片貴五到十美元,觀眾依然會有這個心理期待去掏錢他們知道他們就是在為這個視覺享受才多掏這額外的五美元的。

但是在華夏,電影行業允許民資進入才短短六年,出片才五年。哪怕是華藝兄弟或者誠品影視,也依然沒有形成品牌口碑。觀眾掏錢買票的時候是不在乎國產片的片頭插著誰的標兒,也沒有形成‘xx出品,必屬精品’的品牌印象。

所以華夏觀眾看國產片時,就像是一個上淘寶買組裝機電腦的人,他們只看配置,不看牌子。配置好了性價比高他們才掏錢,如果牌子好但是同等配置比別人貴,他們就不掏錢?!?/p >

顧誠沒讓權寶雅舉小米手機這種“性價比”賣點的例子,因為這個世界不可能出現小米手機了。

后世的小米雖然銷量不錯,但是小米這兩個字,真的談不上品牌價值。因為它并不能讓自己賣出去的任何產品產生任何品牌溢價。不管這個牌子賣了幾億臺產品,它也只是賣了幾億臺賤貨而已。

毛利率,是品牌的尊嚴。燒錢或者平價得來的品牌,銷量再高也是沒有尊嚴和忠誠的。

“這……聽上去很有道理,可是跟我們剛才討論的話題有關系嗎?”陳擼魚好不容易繞回來,才發現自己險些暈了。

“當然有關系?!比ūρ龐行┙粽?,似乎后面的話是顧誠教她的,“如果沒有品牌,這時候電影制造商就要具體分析:是哪些因素在吸引觀眾走進電影院、是決定票房收入的關鍵?

正如男人在網上買電腦。最容易量化和影響購買決策的,是cpu主頻、內存、硬盤、顯卡這些指標;而電影圈子里,容易量化和描述的指標主要是導演、影星,加上可描述的劇情、場景大小,這些屬于容易被豆瓣網和人人網分享的內容,也能促成觀眾購票欲。

而最不容易被影評人和網紅用語言文字描述的是什么呢?正是畫面的特效細節。比如說《赤壁》,豆瓣上最熱的影評或許會說‘梁超偉和陳建斌對決那場戲,燒掉了40條道具戰船’這個可以量化的指標,但影評很難抨擊‘其中有六條船的建模完全一樣,物理運動有多少穿幫的地方’。

所以,常年累月下來,就逼得電影公司更愿意在那些‘影評人容易量化描述的方面’花血本。在有限的總成本投入下,就只能把‘后期細節打磨’這些不能影響觀眾購票的環節拋棄掉、粗制濫造。因為觀眾只有在買了票、進了電影院之后,才能親眼看到這些細節上的瑕疵,而這時他已經花了錢,買了票,完成消費了。

華夏電影公司沒有品牌效應,也注定了他們不在乎觀眾的忠誠度,每一部電影都當成了‘只要把觀眾騙進電影院就算’的一錘子買賣。正如旅游景點的紀念品店都會宰客,因為他們知道客人一輩子只來消費一次,你給他好的體驗也變不成回頭客。

長此以往,就算好萊塢頂級特效公司的大門始終敞開著,拿著錢就能買到,大家也不愿意去買因為特效好不好,是要買了票,或者至少看過盜版之后才知道的。長此以往,觀眾也形成了心理預期:只要是國產電影,不管什么片子特效都是不好的。

而華夏電影的拍攝成本,也越來越傾向于‘把更多的錢花去作為片酬請明星、布設大場景’這些方面在東夷和扶桑,演員和編導等人員片酬很難超過全片制作成本的一半,而在華夏達到70%甚至80%的錢用于請明星這是很正常的?!?/p >

陳擼魚聽到這兒時,竟然已經設身處地地陷了進去,覺得這番話好有道理。

確實,只有面對去精品店買東西的人,才能強調‘整體用戶體驗’。

而對于在淘寶網上點鼠標關鍵詞搜索性能指標買東西、‘去掉一切中間環節,沒有中間商賺差價’的技術宅而言,他們是不需要用戶體驗的。

既然他們要的指標就是明星、燒掉多少道具,那就把錢花在明星這個刀口上好了。

一個領域的生產者如果都傾向于粗制濫造,往往不是因為從業者卑鄙,而是因為“哪怕他們做好了,別人也懷著惡意揣測他做得跟大多數同行一樣壞”,是因為“我做好了,卻沒有一個大數據統計維度,來證明我做好了”。

正如當年日系車賣到華夏,底大杠材質比它們賣到歐美去的同款差太多。一方面固然要譴責扶桑車企偷工減料,另一方面也應該檢討國內的質檢標準早期國內只測正撞強度,不測試側撞和翻滾,扶桑人自然降低成本造側撞不合格的車子。后來國標升級,也要測側撞和翻滾了,扶桑車強度才有所提升,但總的來說還是“盡可能卡著法律的底限、做一個法律允許的的壞人”。

“那顧誠是怎么這個問題的呢?難道還是不計成本不顧回報地撒錢?”陳擼魚消化了很久,還是想不出怎么解決。

陳擼魚甚至不無惡意地揣測:莫非顧誠只是讓權寶雅來幫他發發牢騷、實際上還是毫無解決方案?

“誠哥嘗試了一下內部引入監督機制,模仿好萊塢的‘完片保險制度’,弄一家類似保險公司的外部第三方機構收取一定的費用,確保電影可以完片,并且全程跟進攝制工作。

確保制作方在各個環節的投入比例符合當初項目報備時的預算案。如果前期超支過于明顯,第三方機構有權剝奪導演的導演權,將剩下的錢和半成品片交給保險公司雇傭的導演拍完,并且確保包括特效、剪輯等后期制作環節的資金充裕度與預算計劃相符。

當然這僅僅是一個培養國內行業自律習慣和產業信用的臨時措施,沒什么創意。這些制度好萊塢都已經有了,而且在國內要想實施還有非常大的困難,據我所知根據華夏的法律,并不允許民資辦理保險公司,法律上也不存在這種經營業務范圍的保險公司,一切都是空白。

從遠期來說,誠哥希望建立一個國內的電影行業自律機構,大家建立起一套制作方信用值評估體系,愿意做品牌的制作方們,大家聯合起來自愿加入、主動報備項目并申購保險,接受這個機構的監督。誠哥也會籌備一套電影公司的信用大數據采集平臺,將每一次按預算比例完片或者未能按預算比例完片,都由一套中立的算法給出一定的信用分值增減就跟螞蟻金服去年年底在支付寶上嘗試推行的‘芝麻信用’一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