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甘肃快3一定牛走势图解:第56章 屁股決定腦袋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另一個時空,騰云文學及其旗下網站,也裝模作樣搞過好幾次反盜版,然而執行力度都是玩玩的,一陣風表個態,演給資本市場看。

究其原因,還是頂層賣ip大神和中層龐大的、靠訂閱收入吃飯的寫手之間的階級矛盾。

頂級大神形成了利益門閥,兩頭好處都要占。形成了盤根錯節的利益關系,影響了一小撮網站方的運營者,一邊騙粉絲的訂閱,一邊兼收并蓄盜版讀者帶來的“資本故事談資”。

這樣的利益階級,注定了另一個時空的騰云反盜版就是個笑話別說是技術不行才導致做不到,同期的正版站fl,防盜版就做得很好,百度上基本搜不到盜版。所以技術上是沒有障礙的,只是騰云的既得利益階級不愿意做。

然而,如今因為顧誠占住了“賣ip講故事”的制高點。

同時,剛剛進場的百度系的zh網,也擁有了“百度熱度指數造假”這個獨門大殺器。

所以,賣ip講故事的市場,已經被占了。

這種重度垂直競爭的市場,只能容下行業老大風風光光,行業老二喝點湯,行業老三以下直接就是個死。騰云的qq書城再想進場玩ip講資本故事,那就是自殺。

同時,結合了騰云這些年來被顧誠逼到墻角深耕小學生用戶的慣性,qq書城的定位也就很明顯了:主打短平快爽文,直接從小學生手上收訂閱錢,賺到多少算多少。

不知不覺之間,這個世界的qq書城,就和另一個世界的fl定位差不多了。

“無限流和同人文,即使得到了原著作者的授權,合法供人訂閱、收費,但因為已經不可能再擁有二次的ip改編權。所以所有無限流和同人小說,是不存在ip價值的?!?/p >

這個道理,用人話翻譯一下就很好理解:金鏞的《天龍八部》能夠改游戲,收搜虎娛樂不少錢。但是一本寫《天龍八部》同人文或者無限流的網絡小說,是不可能有任何改編權的。

世上不存在“改編作品再賣二次改編權”的交易市場,只有純原創才能賣改編權。

騰云因為知道qq文學競爭ip市場已經沒前途了,就索性大量引進無限流、同人文。

而因為無限流、同人文不可能有ip價值,100%收益都要靠訂閱,所以qq書城變得更加有動機去反盜版,力度也有可能比yy文學更大因為對于徹底沒有ip價值的作品而言,盜版讀者的價值量就徹底是0。他們有100%的動機,把盜版用戶徹底當成一坨s來看待。

另一個世界的fl是怎么自己把自己逼到墻角的,這個世界的qq書城做的就是一樣的事情。

……

“所以說,除非我們的反盜版工作能做到‘不僅打擊盜版站,同時還打擊其他正版站中的個別侵權無限流、同人流小說’這種程度,我們才有可能把qq書城打趴下。否則,qq書城對無限流等流派的寫手和讀者的吸引力,最終就會漸漸變得比yy文學更大。

盡管我們只問寫手收一兩成的改變費,但qq書城連這一兩成都不會收,還會上下一心打盜版,并形成類型聚集效應以后,qq書城就能成為國內同人無限小說領域一個‘小而美’的存在,把這塊窄眾重垂的市場長期占住,我們再也啃不動。學生黨一提到無限流小說,就會想到qq書城?!?/p >

潘潔穎的這番話,就是在剖析完所有推演之后,給顧誠的最終警告:

如果顧誠要對無限流的版權瑕疵下狠手,最終的下場就是“導致qq書城把國內無限流小說領導者的flag豎起來”。

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還是講原則?

講了原則,刷數據講資本故事的那一派網絡文學利益集團,就會倒向百度。

講了原則,本身就是侵權出版物的無限流一派網絡文學利益集團,就會倒向騰云。

顧誠的yy文學,能夠剩下的只是那些ip刷數據利益既不是非常大、又毫無版權瑕疵的中堅階級。

這是一個痛苦的選擇,已經被顧誠一統天下五六年了的華夏網絡文學市場,似乎注定要把最炒作和最骯臟的一頭一尾兩塊市場讓給競爭對手了。

潘潔穎以為顧誠會猶豫一下,然而顧誠絲毫沒有猶豫。

“那就讓給他們吧,我們堅持反我們的盜版!也包括反對自己人盜別人的版!”

“為什么?你就算跟錢過不去,也不該跟手下的團隊過不去人心都是肉長的,就算這次的團隊跳槽了,你換個人來管網絡文學,遲早他們會心里不平衡:憑什么給資本講故事的大頭,都被影視游戲賺走了,而文學就是不能涉足這塊領域!不能為了資本妥協!”

潘潔穎是cpo,站在她的角度,是必須為團隊穩定性和一碗水端平考慮的。

“這不一樣影視行業,游戲行業,在互聯網時代也好,傳統時代也好,審查尺度是一樣的。沒有網絡的時代,《贛州戰役》這種題材不能拍成電影,到了網絡時代,依然不能拍成電影。曾經拿不到電影和游戲審查許可證號的禁題,現在依然拿不到。

但是網絡文學承載的東西就更多了,網文不是100%寫好了之后、通過內容審查之后才被觀眾看到的。很多違禁攝政的東西,都是先開啟了民智,然后很火了,才被發現違禁,然后被404。所以,網絡文學在華夏是承載了一個時代使命的,那就是把曾經不允許被人民看到的東西,拿出來讓人看。

但是,這些作品,既然是違禁的,就注定了他們不可能有改編的ip價值,它們一輩子只能以網文的形態存在,永遠不可能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游戲那些需要政府內容審查部門頒發許可證號的藝術形態。

那些寫404作品的義士(不是指寫小黃文的,因為涉黃被404的不算義士)不可能有ip故事這種變現方式,他們一輩子只能指望消費者直接訂閱的稿費。

所以,我們堅定地反盜版,寧可損害ip交易的規模,也要保訂閱,就是在堅定地?;つ切┪褡邐幕嘌宰齔齬畢椎囊迨?。?;つ切┨岢鑫ソ旒娜?,讓他們活得好一點,讓我們的歷史有更多的角度。

我顧某人已經幾百億美元身價了,我這些公司加起來已經一兩千億美元了。我還在乎我的文學公司究竟是市值30億美元還是40億美元?這10億美元,和民族的文化多樣性而言,哪個更加重要,不是很明顯了么?”

顧誠這番話,可謂是振聾發聵。

孟子曰,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顧誠已經那么有錢了,自然要做有意義的事情,不能繼續只為了錢。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錐,在漢蘇武節。賑貧達窮,存亡繼絕,把那些本來會被剿滅的思想存留下來,讓后世的人多一點看待這段歷史的角度,比10億美元可重要多了。

潘潔穎聽了,簡直有一種跪舔膜拜的沖動。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潘潔穎失神的想了一會兒,呢喃著說,“其實,不瞞你說,我有時候累了,也看網絡小說的。不過前幾年,yy文學體系不全的時候,也沒分‘男頻’、‘女頻’,只有男頻,我也只好到那里找書看。

我不喜歡打打殺殺的,就看偏古裝言情一點,去年看到一本《回到明朝當王爺》,就覺得不錯。但是后來再看那個寫手后面寫的書,就覺得言情雖然寫得還可以,但是一點改變歷史大勢走向的情節都沒了,也沒什么翻案和思考。

現在想來,應該就是因為廣電總局那條‘凡是改變了歷史大勢走向和重要史實人物設定的架空型作品,一律不得改編為影視劇’的設定,讓那個寫手跪下來了,為了賣電視劇改編權而縛住了手腳。所以架空歷史文就漸漸變成了古裝都市文,主角繼續大殺四方談談情泡泡妞,但是改編朝代走向的情節再也不敢碰了。

照你剛才的邏輯,如果我們力挺‘ip經濟’,不管反盜版,只怕將來的歷史文寫手稍微出點名,就會跪下來,只敢寫不敢改變歷史走向的文章了。高架空的、翻案的、有思想性的歷史文,只剩下毫無名氣也沒筆力、本來就沒希望賣ip改編權的新人寫手去寫了?!?/p >

這種文字獄的話題太過沉重,潘潔穎和顧誠相顧無言,都不想多說。

尤其是顧誠,他可是知道此后十年,隨著民智越來越開化,“反對歷史虛無主義”的大旗會被宣傳部門扛得多高。

“所以,我們肩上的擔子,要?;さ娜撕臀幕?,可不僅僅是錢能衡量的。當初我拍《三丁目的夕陽》時,就想過啟發人民:為什么扶桑人在互聯網撲面而來的時代,似乎點歪了科技樹?為什么他們依然保留了大量傳統電視/廣播/雜志傳媒時代的習慣,來面對互聯網傳媒?而在華夏,互聯網的發展卻這么迅猛,我們這些人,幾年時間就把孫正意給完爆了?

其實,這背后是有道理的,因為即使在傳統媒體時代,扶桑的政府對媒體的內容監控力度也是很低的。沒有互聯網的時候,只要消費者掏錢,他依然可以看到飯島愛的色-情片,依然可以看到比《大逃殺》更加暴力血腥負能量百倍的恐怖片,依然可以看到左傾的日共宣傳片或者極右的宣傳片,無論其政治傾向。

涉黃涉正涉暴,沒有網絡的時候扶桑人也是想看就看。所以,有沒有互聯網,對于扶桑人能夠開拓多少眼界、多看多少內容,根本沒有影響?;チ煥?,對他們而言只是多了一種媒介,就跟報紙時代多了一臺收音機差不多。內容上新舊媒體是平等的,差的只是傳播方式。

但是,互聯網在華夏承載的東西就太多太多了?;牡幕チ耘畈⒄?,最大的原因就是沒有互聯網的時候,華夏十幾億國民的人性是被極度壓抑扭曲的。夫妻倆自己買個小黃cd回家看,派出所都能沖進來抓走???,說是傳播隱晦物品。攝政就更別說了所有名義上的掃黃內容審查,本質上都是為了查攝政。

所以,網絡一來,電視廣播報紙雜志紙質書統統被沖擊得七零八落你換個米國人或者扶桑人,他們能想象么?米國人看美劇,扶桑人看日劇,那就直接上電視機看啊。電視和互聯網的競爭,是在‘可以放的內容尺度完全一樣’的前提下競爭的,互聯網的優勢僅僅是隨時隨地、方便一些。

哪像在國內,互聯網的內容豐富度在吊打平面媒體時,簡直是高次元的天頂星人或者三體星人在吊打地球人一樣,傳統媒體能不敗落么?其實電視臺也冤吶,他說‘老子既不給放《紙牌屋》,也不讓放《哥斯拉》,還不能放《***》,老子怎么跟這些內容都能放的視頻網站競爭?’”

niconico在吊打ntk時,雙方在內容上是平等的,niconico只靠渠道便利性去吊打。

優酷在吊打央視時,不僅渠道有優勢,內容也有優勢,那是內容/渠道組合拳雙重吊打。

“這個國家,有太多一輩子只能以網絡文學模式存在、永遠不可能賣ip的內容了。我相信隨著民智的開化,會有更多的人愿意直接付費長見識看這些東西的。這是一個精品長尾的市場,直達每一個消費者最精確的需求。

要有耐心,慢慢做,遲早會出頭的。李老板的人劍走偏鋒炒改編,馬騰短平快玩無限,都不是正道。這些小錢,被搶了也沒什么可羨慕的。

何況,無限流這種東西,我覺得也沒啥好存在的意義,那只是一個利用了人類內心恐懼的短暫熱門類型。最終,會隨著內容推送技術和內容質量鑒定技術的進步,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的?!?/p >

這個課題太復雜,顧誠鐵口直斷地只告訴了潘潔穎結論。

他不打算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