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快速收藏本站:Ctrl+D 無彈窗無廣告-九點小說網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广州十一选5开奖结果:第82章 君子之交淡如水

七乐彩免费专家预测 www.liija.com 小說:文娛救世主 作者:浙東匹夫 直達底部

九點小說網_全本無彈窗免費小說閱讀網
一周之后,依然是仁川機場。

時間是佛曉,航班很稀疏,大廳里空蕩蕩的。

5點剛過,到了架東京飛來的航班,總算讓大廳里有了些生氣,瞌睡的海關邊檢們也稍微忙活了一陣。

短短幾分鐘,排隊的游客很快就過完了。vip通道的那個邊檢妹子正準備松懈一會兒,卻看到遠處有兩個女人鬼鬼祟祟地來過關。

“搞這么神秘?還戴墨鏡?不會是……”

她還沒想完,少女權寶雅已經走到她面前,側顏伸手,遞過來一本翻揉了好多次的護照。

邊檢妹子捂住嘴,強忍住激動看了幾眼,“啪~”地一聲,干脆利落蓋上鋼印?;共煌棺∫裊刻鹛鸕卮蛘瀉簦骸盎隊丶襼我有買你的唱片喔~”

權寶雅微笑著點點頭,卻沒敢出聲,怕引來別人的圍觀。只顧快速溜過vip通道。

出道短短一年,她已經是在東夷和扶桑兩國都薄有名聲的少女歌姬了,在這兩個國家,都有超過一百萬人掏錢買過她的碟。

剛才蓋的那本護照,也已經是她人生的第二本了后世的她,可是號稱8年蓋滿14本護照的空中飛人。

“要打電話給你家里么?你都不讓公司派車……”剛走出大廳,給她打掩護的安小姐便立刻請示。

權寶雅小孩心性地擺擺手:“不要,我本來就是提前收工回來的,想給他們一個驚喜嘛。咱自己打車回去就好了?!?/p >

安小姐慈愛的笑笑,沒有再說什么,只管交了車,然后墨鏡口罩,一路送權寶雅回家。

權寶雅畢竟是14歲的小孩子,哪怕工作上被逼得再堅強,生活中依然還有童心未泯。她這次回國,是因為提前補拍完了兩首《listen-to--heart》專輯中的,才被公司獎勵了十天的暑假。

在扶桑和東夷,制作成本高昂,畫面得一幀一幀p圖修顏值。所以雞賊的經紀公司都學會了先出不帶的專輯。上市后根據市場反響,看哪首歌特別火,再補拍。

同期的華夏音樂界,制作人們都還停留在很淳樸的按預定計劃拍的時代,相比之下著實算是業界良心東夷和扶桑的做法,就相當于后世的“網文成績不好就果斷太監”,華夏音樂人則相當于“不管撲不撲街,都堅持寫完本”。

市場化程度低,也有低的好處。

……

從仁川機場到市中心有60公里,計程車開到韓東路的時候早已到了上班的點。

權寶雅一個人下車,謝絕了安小姐幫她提行李上樓的好意。她本來就沒什么行禮,無非是一些從扶桑帶回來的小禮物。

“爸應該上班去了,哥暑假肯定在偷懶,說不定還沒起床呢,我自己開門進去嚇他一跳,給他個驚喜?!比ūρ湃绱訟胱?,自己掏出鑰匙開門。

“嘎吱”推開門,結果卻讓她很是失望。

因為權順虞就坐在客廳里,聽見動靜已經抬起頭來。

“小雅?你回來了?快把東西放下歇歇?!備綹緇故峭μ鬯?,一看就很暖,一邊幫她那東西一邊說,“不是說還要個把星期的么。對了,家里剛好來客人了?!?/p >

權順虞還沒來得及解釋,權寶雅已經看見書房的門開著,父親的大書桌上散放著好多文件,還有一個峻拔偉岸的男生原本坐在桌邊,此刻正要站起身來。

“顧誠?”權寶雅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你?”

自從在扶桑的時候,發現自己誤會了顧誠,這一周里,權寶雅始終若有若無地想道歉,傾訴,重拾友誼。但是身在外國的時候,公司對她的監控非常嚴密,收繳了她的手機,所以她忍了,想著反正沒多久就是假期,回家借哥哥的手機打便是。

沒想到,顧誠竟然直接出現在她眼前。

她想到過好多種頗費周章的重逢方式,卻沒想到來得那么突然又自然。

權順虞沒想到妹妹見到顧誠竟然反應這么明顯,愣了一愣:“阿誠是我請來的,爸有求于潘次長,咱也得投桃報李。反正是些生意上的事情,小雅你就別管了?!?/p >

權寶雅乖巧地問:“你們還在忙?”

權順虞眼珠子一轉:“差不多忙完了,你們先玩去吧?!?/p >

顧誠和潘潔穎已經來漢城好幾天了,給臺電“剝離不良資產”、借殼成“擬投資入駐開城經合開發區的無財閥背景電子企業”這事兒,也辦得差不多了。

權順虞很有眼色地回書房,關起門來整理剛才顧誠簽完的那堆文件,把客廳讓給了顧誠和妹妹敘舊。

本來顧誠準備過兩天就走,和權寶雅的重逢,他也是沒有絲毫思想準備。

兩人會心而又尷尬地相視微笑。

顧誠眼神中流露出的是閃躲、不知該說些什么;最后還帶了微微幾許驚訝:10個月沒見,權寶雅又長高了四五公分,個子都突破1米6了,眉目也微微長開了些,看上去更加“乙女力”爆棚了,身材也可以看出明顯的凹凸。

顧誠穿越之初認識的“元氣蘿莉”,就這么一步步潤物無聲地長成了“元氣乙女”。

權寶雅眼中則充斥了對誤會的惋惜、微微的歉疚,以及一絲難以察覺的“誠哥一下子這么出名了,我要是重新和他交朋友,不知會不會覺得我勢利眼”。

最后,還是權寶雅天真爛漫,率先拋去芥蒂打破了沉默:“對了,你沒去過扶桑吧,我給你帶了點小禮物。這臺gba游戲機剛上市沒倆月,國內還買不到,我在秋葉原逛街時候買的?!?/p >

“謝謝?!憊順轄庸ūρ諾睦裎?,心中暖暖的,也不點破對方的善意謊言。游戲機是精裝版的,還預購了4盤卡帶。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會來,怎么可能買禮物給自己呢。這臺掌機,應該是買給權順虞那個游戲宅的,只不過權寶雅見了朋友就忘了親哥。

“去年的事兒,是我誤會你了。我們還是‘好親故’,對吧?”權寶雅此刻說的自然是夷語,顧誠也聽得懂。雖然‘親故’這種別扭的詞匯,他在東夷那一年半都沒用過。

“當然?!憊順閑⌒囊硪淼馗棵米用舾械男?,“再說你什么都沒干,只是在心里誤會誤會我。你就算不說出來,也根本沒人知道不是么?你肯攤開來說,可見我們還是可以無話不說的?!?/p >

權寶雅微微嘟著的嘴總算松了口氣,表情也變得甜美起來:“不過真是沒想到誒,你居然一年都不到,就做出這么多大事兒來。不光自己成了大明星,還建起了那么大的音樂網站?!?/p >

“過去的都過去了,說那些俗事兒干嘛?!憊順轄夜蘇庖灰?,好奇地關心道,“還是說說你最近的安排吧,你們公司居然肯放你暑假,倒是一點不像金總監的管理風格了他們要是早那么人性化,少剝削一點藝人,hot也不至于崩盤?!?/p >

權寶雅毫不注意形象地往沙發上一癱,苦笑著吐槽:“哪有你說的那么好,也就10天不到的假期,還是我表現好、提前收工擠出來的。10號又要去拍外景了,新歌?!?/p >

顧誠一陣義憤:“10號?不會吧,公司也太能折騰你了,非要暑假拍外景?大熱天的弄點啥別的活兒不好,你又不趕著出新專輯我記得你上一輯才出了兩個多月吧?!?/p >

權寶雅閃過一絲小傲嬌,坐正了身子,得意地問:“你有關心我的扶桑首專?”

顧誠的嘴角微微上揚,模仿地唱了幾句:“listen-to-your-heart,looking-for--drea